江西省家庭服务业协会是经江西省商务厅、江西省民政厅批准,于2013年 6月成立的全省行业性、非营利性的社团组织。本协会接受江西省商务厅、江西省民政厅、江西省人保厅等政府有关部门的业务指导,并承办他们委托的工作任务。凡承认协会《章程》,履行会员权利义务,经依法登记注册的家庭服务业企业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、个体企业及其它有关单位等均可申请加入协会.....  更多>>
当前位置:正文
家政服务到底缺啥了?
来源:   日期:[2017-06-23]
 
   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老龄人口的增多,包括中小城市在内的许多家庭对家政服务的需求越来越高,而家政服务业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。行业标准缺失、专业评级混乱、市场信誉度差等问题在各地家政服务市场普遍存在。 
    很少有人把家政服务当职业

      曾经以保姆输出闻名的安徽无为县,现在几乎很难再觅到从事这一行业的人。“一个原因是农村经济活跃了,让大家有了更大的挣钱空间。此外,雇主对家政服务员的形象、沟通能力、动手能力要求更严,因此用人门槛更高了。”安徽省妇联妇女职业介绍信息服务中心主任宛志英告诉记者。

    “月嫂这一新兴职业对技术要求很高,不仅要照顾产妇和宝宝的饮食起居,比如衣物清洗、喂奶、做月子餐;更重要的是做一些专业性很强的工作,比如,宝宝常见病的观察和初步处理,月子病的预防、催乳、婴儿早教等。”北京市家政服务协会会长李大经介绍说。

    据了解,安徽每年都有高职院校的学生报名参加家政服务培训,但很少有人把家政服务当做职业而坚持下来。现在的家政服务中,初中毕业和高中毕业的女性是主力军。

    “很多媒体报道月嫂的工资高过大学生和白领,这没有可比性。例如护士每天工作8小时,享受国家待遇,社保齐全,一个礼拜休息两天。而月嫂普遍没有社保,24小时在一个私密的空间随叫随到,基本没有享受休假。她们挣的是辛苦钱。”李大经说。

    今年43岁的刘蓉是河北任丘人,2001年来北京做月嫂。据她介绍,很多家政公司都不给员工买保险,有个同事有一次感冒了仍在雇主家里照顾产妇和婴儿,结果婴儿被传染,住院花了不少钱,闹到打官司。虽然家政公司赔了部分医药费,但要求这位阿姨连续在公司干满三年,否则把医药费从工资里扣下。 

    雇主宁信口碑不信证书

    目前广州的月嫂可以在广州市就业训练中心、广州市妇联和广州市总工会的家政培训基地获得月嫂培训,并通过参加广州市职业鉴定中心组织考试取得“家庭妇婴护理员”证书也就是月嫂证。但业内人士坦承:“许多月嫂持有的是小培训机构自发的证书,大部分是得不到国家承认的。”

    几乎广州所有的家政公司都表示自己提供的月嫂有月嫂证,并表示“没有证书肯定不能上岗。”越秀区解放北路的一家家政公司负责人说,公司通过给持证月嫂评级,在服务和工资待遇上区分开来,等级越高的价位越高。 

    提供月嫂服务的家政公司,都将月嫂分成初级月嫂、中级月嫂、高级月嫂等等,有的还在三个等级之上分出金牌月嫂、钻石级月嫂、皇冠级月嫂。有的家政公司则打出“星级月嫂”或“特级月嫂”的牌子,但这些月嫂可能甚至连正规的培训都没有参加过,或只是象征性地参加了一些为了应试的国家免费课程,这些课程往往是只会理论,缺少实践。

    据了解,月嫂的证书有很多种,有月嫂证、育婴师证、催乳师证、家庭护理证等;从出处上来看,有些是国家统一的职业资格证书,有些是某些培训机构发的。和已经有了国家颁布职业技能标准的家庭服务员和保育员不一样,炙手可热的月嫂除了通过培训拿到一纸“家庭妇婴护理员”证书外,没有任何职业技能标准区分等级。

    事实上,正是由于月嫂培训、评级混乱,市场对持证月嫂的认可度并不高。加上目前月嫂培训机构也没有标准,所以导致雇主更相信朋友间口碑相传而不是证书。 

    行业标准缺失发展亟须规范

    家政服务需细分工种走向专业化

     来自粤北的杨婷是广州一家大型家政公司的金牌月嫂,48岁的她曾经是家乡一家医院的护士长,带着育婴师证、护士证和月嫂证三证上岗,9年已经照顾过46个月子。雇主对她评价很好,从来没有收到过投诉。但她也不清楚公司按照什么样的标准给自己评级。

    而家住广州同和路的王小姐却没有运气找到杨婷这样的专业月嫂。早在半年前定下人,但被中介公司夸得天花乱坠的月嫂上门之后才发现,该月嫂只是养过两个孩子的农村妇女,连冲奶粉、清洗婴儿衣服都要她和丈夫边教边学,和当初设想的大相径庭。

    “经过专业培训的月嫂与老一套的做法有所不同,具备更多现代产育知识和科学观念”,这是市场对月嫂这个职业朦朦胧胧的解读。但如何做到名副其实,需要对培训机构培训内容、对真实服务质量回馈渠道、对职业技能标准的制定进行统一规范和管理。业内专家指出。 

     广东省家庭服务业协会会长陈挺表示,正是由于家政标准不明,目前家政行业中雇主与家政工、雇主与家政公司的纠纷越来越多。通过职业技能标准进行定义,家政工作工种能够细分,月嫂就不是家庭“万能服务员”。该协会说,将调研推出相关行业标准和指导价格。

    安徽省人社厅农民工处副处长徐增开坦言:“应该鼓励和支持家政企业做大做强,通过龙头企业带动,制定行业标准,强化行业自律,才能让家政业发展得更健康。”据《人民日报》报道